我要上溧水在线网站发

主题: 看溧水县志,品溧水地名 之十三 (犁头尖)

  • 希夷
楼主回复
  • 阅读:3307
  • 回复:1
  • 发表于:2019/10/3 10:23:4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溧水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犁头尖,是溧水城里已经消失了的很重要的老地名。这块小东门桥南端,沟通通济街,连接文庙和旧县署,西达状元坊,东趋后巷,盐仓巷的三角地带,因地形似犁头而得名,上纪五十年代这地段上小东门桥头的城墙门和部分城墙还在。(这个区域即今国际大酒店东围墙到南侧门、保险公司,小东门桥南头东侧绿地加原婚姻登记处一块,金野栗门面的那栋大楼,到南对面商业城,及区政府西大一带)
         这个犁头尖是溧水城绕不过去的一块地理位置特殊而重要的地方。向北过桥即通济街,城隍庙;向东则是依城墙而建的文庙和儒学;向西即刻到达状元坊和旧县署;向南沿后巷可到大东门街,盐仓巷和荷花塘,这些地方曾是溧水县城的中心区域,商业,宗教,文化及政治的中心。在写这个地名的时候,因要查找确定文庙和儒学的位置,让我一时迷糊起来。标明犁头尖和文庙位置的县城示意图只有《光绪·溧水县志》作了标识,而顺治及万历溧水志则未作标识,如此我们则能认为这个文庙和儒学应是清顺治后才建的,而问题是这县志上若干篇关于修建儒学的记文可并不是这么写的啊。这对于我们这些不专业的人来说,就会存在一个阅读的消化问题。于是求教吴大林老师,不愧专家,吴老师说儒学曾有五迁,李厚发老师在《溧水古今》上有专文的。溧水的儒学和文庙曾有过三址五迁的经历;唐时在城隍庙东边,北宋时即熙宁二年(宋神宗的1069年)移址到今天溧水宾馆(一招)的位置,背依城墙,朝南而建;明朝嘉靖十七年(1538年)又迁到城隍庙东侧;而到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又迁到了位于大西门小西门之间的朝元观旧址;雍正十二年(1734年)再迁到城隍庙东;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溧水儒学又被迁到今天的(一招)位置,太平天国被毁后又在原址复建,直到今天的消失。
 至于为何儒学文庙要如此频繁搬迁呢,原因或有二:一是溧水城的地势因素,城隍庙在城外东北,地势高,而现溧水宾馆(一招)的位置很低,东庐山,青洪山的蛟水一发即被浸荡,于是来回迁于护城河南北,(其间也曾迁到县城的腹地    大西门小西门之间的朝元观),最后又回到了现在一招的位置,依城墙而建似可以理解;二,儒学最终迁址与城隍庙隔河而建,也应该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一支倭寇来犯溧水有关,这大概是嘉靖朝期间北南两迁儒学的外部因素。《光绪·溧水志·人物志·忠义》篇就讲到义士李佛保“溧之有力人也。居恒忠义自许,邑人不之识。嘉靖三十四年海倭起,犯溧,众惶溃,保独挺身力战,死于募军桥。”事实上倭寇犯溧还给溧水城带来了另外一个变化就是,溧水开始大修城墙,并改原来的土城或土石相间的筑城为以石料为主的城墙,以加强防犯。联系到这样的一些自然和历史的背景,溧水儒学的三址五迁似乎是可以理解的。一切皆有来由。
       只是如此反复地迁来迁去,自然记述很多,很容易把我们这些生手绕晕!刘福喜先生为配图也专门去过“一招”(溧水宾馆)察看,旧迹己是宗迹全无。大东门步行街己彻底毁了原来的一丝痕迹,原一招进门的小水渠上的小桥就是通向文庙大门的,现在政府大楼所在的位置曾是个万人大会的广场,上纪1958年刘福喜就在那个广场亲眼见到一个放卫星的农民被当场奖励了一头耕牛。上纪六七十年代过小东门桥往南沿老党校后围墙前走就是犁头尖,这条不长的街巷曾经是一个集贸市场,巷东侧有一个带天井的房子好象做过管理用房,稍前西侧是老广播站,修理部。。。
      这里作为一个己然消失了的老地名,我们还是要抱以一种积极向前的心态来对待。地名作为一种具有文化属性的东西虽有其独立性,但也一定会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而发展,而这个地名诞生与消亡的原因则是要引起人们的关注和研究的。离犁头尖不远的北门桥北西边的荷包袋也同样消失了,现在这两个地名在南京2012年编的地名大全中皆无踪迹,这就表示这些地名没有了,只在记忆里。关于荷包袋,得名也不太久,至多民国初年,初时叫菏包袋,后来人聚集多了就改成菏包巷。至于为什么叫荷包袋也是说法不一,傅章伟先生说,是不是年年淹水要用麻包筑坝,筑成“埭”,然后误读成荷包袋?!刘福喜先生则认为,河北一带地势低,一般没人肯去居住,后来外来人口逐渐聚集,人们习惯上称住那边的人为“河北一带”,渐讹成“荷包袋”,也有人认为那一边向西延至小西门闸及螺丝滩地势低洼到象个荷包形口袋得名,凡此种种。应当说,荷包袋这个名字,来得莫名,去得悄然。不知有没有人能讲清它的来历。
       犁头尖与荷包袋的消失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历史在发展,变是必然的,尊重历史文化并不是照搬或复古旧的文化,即使重建复建也己经是一种新的开始。人类有形文明遗存的毁毁建建在世界史上也是屡屡不断地发生。能让人们想到还需要去重建,正是一种人们必须关注的归属于文化基因范畴的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这一方的水土和一方的文化就一定会有区别于其他地方的特质,如果不从这个方向去审视,挖掘自己文化的本土的东西,那么所谓的文化挖掘就只能是个“秀”,或者沦落到把别的地方的文化或文化遗存硬搬到另一个地方去,去产生一个“骡效应”。
       本帖由刘福喜先生配示意图图片
  
  • 希夷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9/10/3 10:27:11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图片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